<pre id="hllh5"></pre>

    <p id="hllh5"><del id="hllh5"><thead id="hllh5"></thead></del></p>

      <track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var id="hllh5"></var></ruby></track><p id="hllh5"><cite id="hllh5"></cite></p>
      <p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/mark></p>
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
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
  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/pre>
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thead id="hllh5"></thead></mark></pre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/pre>
            <p id="hllh5"></p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江豚數量多了、漁民安頓好了……禁漁三年長江流域有這些變化

                  2024-01-14 11:07:37 來源: 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  提到中國,就會提到長江、黃河母親河的稱謂,可見這兩條河流的地位,其中,長江是我國第一大河,它形成的經濟帶,人口規模和經濟總量占據全國半壁江山,不僅如此,它的生態地位也十分重要,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人們都忙于發展,從前過度捕撈魚類資源讓這條母親河苦不堪言,為了從生態上保護母親河,從三年前的2021年第一天開始,我國在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全面實施暫定為期十年的常年禁捕。不能再打魚了,范圍包括長江干流,鄱陽湖,洞庭湖和七大通長江的主要支流,這個禁捕令長達十年,最終的目標是為了恢復長江水生生物的多樣性和整個生態的水準,至此三年的時間過去了,現在情況怎么樣?靠打魚為生的漁民上岸之后,日子又過得怎么樣?已經開始的這禁捕第四年,又會有哪些新問題和新挑戰?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1月1日零時起,我國在長江流域重點水域,全面實施暫定為期十年的常年禁捕,農業農村部最新發布,目前長江禁漁,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是去年以來,被網友陸續發到網絡的視頻畫面。長江里的魚,數量可見增多。和江豚打個照面,也不再是件困難事兒。時至本周,鄱陽湖雖然還是枯水期,還是可以看到三兩成群的江豚在湖面嬉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鄱陽縣江豚巡護隊隊長 蔣禮義:鄱陽縣保護區大概有50頭左右,而且小豚數量比往年增長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被稱為“微笑天使”的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,如今頻繁現身鄱陽湖,對普通人來說,像是離家多年的親人重回身旁;而對生態環境而言,折射出整個長江水生態系統健康狀況持續向好。江豚還會跟隨游魚重新靠近城區江段,更多人看見了江中久違的笑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科學院生物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戴年華:本來我們是在鄱陽湖禁漁,但是考慮到鄱陽湖到我們南昌市沒有明顯界限,所以南昌市就率先禁捕,河道加上整治沿岸線,所以江豚就留下來了,開始時有江豚七八頭,現在我們最高是數到十五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被分配到生物資源研究所工作的40年間,戴年華一直在和鄱陽湖的生態環境打交道。親歷此前長達幾十年光陰里,由于人為過度捕魚,棲息環境縮小等原因,致使江豚數量不斷下降。好在禁漁政策實行三年,鄱陽湖水生態質量持續向好之外,江豚的數量也在回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科學院生物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戴年華:2014年的時候比較悲觀,因為江豚數量一直從2800頭下降到1012頭,當時捕魚對江豚的損害比較大,一年大概要捕兩到五萬噸,鄱陽湖的魚越來越小了,低質化、低齡化。禁漁三年以后,漁業資源是得到比較好的恢復,相對它的消費者,比如說江豚、候鳥,它的食物也是更豐富了,這是我們感到比較欣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農業農村廳禁捕辦專職副主任 詹書品:在禁漁這個過程中,我們也監測到了魚類的品種增加到169種,這個是近十多年來,是最高的數字了。在2020年的時候,我們監測的品種還是93種,像原來禁捕前,這個魚的年齡一般是低齡,比如一年左右比較多,并且占絕大部分,原來是5厘米、10厘米,到現在20厘米以上,都存在很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禁漁三年,除了使得長江江豚種群得到休養生息之外。今年鄱陽湖水量相對充足,魚蝦蓮藕等食物豐富,能夠讓來到這里越冬的候鳥,在保護區內穩定棲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鄱陽湖南磯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巡護員 熊波:禁漁之前,保護區的子湖泊,都是承包給當地的漁民,到了冬天越冬期的時候,漁民把子湖泊里面的魚蝦之類,都捕撈干凈了,那鳥就沒得吃了,所以導致人鳥爭食的矛盾非常突出,禁漁后,鳥類的分布范圍也比較廣,也不怎么怕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農業農村廳禁捕辦專職副主任 詹書品:禁漁首先破解了人魚的矛盾,捕撈漁民徹底不參與到這個系統里的競爭了,相應候鳥以及江豚,它們的食物餌料就得到了一定豐富和改善。比如說鶴,尤其是這種鷺科類鳥,白鶴原來是吃莖塊類的植物,但是現在有魚吃了,它也改善伙食,對它本身來說,肯定是一個極大的體質體能提升,這種變化是可以有益于整個系統中各種各樣物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關禁漁開始的前三年,農業農村部表示:長江江豚數量首次止跌回升,長江刀魚、鳤等稀有物種分布范圍和可見頻率顯著上升,水生生物資源呈現恢復向好趨勢。而就在今年第一天,江西省贛江、撫河、信江、饒河以及修河在內的五河干流水域,也開始實行常年禁捕,禁捕范圍開始向縱深推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農業農村廳禁捕辦專職副主任 詹書品:這張圖的紅色部分,就是我們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的部分。另外,這黃色部分,就是35個水生生物保護區。為了鞏固長江十年禁漁成效,這五條河的干流,一同納入到整個重點水域來進行常年禁捕,大家知道漁業資源是流動的,是需要進行一體化、流域化保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除了禁漁持續推進外,主要來源于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帶來的總磷污染超標,會造成水體富營養化,使得水中藻類迅速生長,以至對水體生物造成傷害。同樣在今年第一天,江西通過立法的形式守護鄱陽湖的“一湖清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農業農村廳禁捕辦專職副主任 詹書品:長江十年禁漁是一個持久戰,因為前面幾十年,水生生態系統尤其是漁業資源,是遭受了長時間的傷害。我們想用十年時間完全去修復,那是不太可能的,所以應該是要久久為功并且綜合施策,像整個長江大保護的其它各項政策,需要多個部門,多級黨委政府持續共同發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江禁捕三年,魚類比禁捕之初增加了25種,江豚數量實現有監測數據以來首次止跌回升,這樣的數據還能找到很多,但此時,我們該關注人,在禁捕的背后,是無數漁民的上岸,長江十年禁漁背后涉及不能再靠打漁為生的群體多達23萬多人,沒有他們的貢獻或者叫犧牲,就不會取得目前的很多成果,對他們的補助資金落實得怎么樣?上岸后他們在做什么工作呢?

                  來到侄子的鱔魚塘,劉澤江被夸肯定會賺大錢時,一時有些忍俊不禁。祖祖輩輩就在長江靠打漁為生,輪到劉澤江趕上長江禁漁,成了建檔立卡的退捕漁民,那時他可沒有現在這般氣定神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仙桃市張溝鎮先鋒村村民 劉澤江:因為我們長期干這個(打漁),我們剛開始上岸也不知道有什么補貼,心里面肯定擔憂,因為我沒事干,我失業了,我干(打漁)那一行我懂行,干別的要重新起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仙桃市張溝鎮黨委副書記 盧華偉:他們的抵觸情緒剛開始是比較大的,因為他只知道捕魚,其它什么事都不懂,擔心一旦上岸以后斷了他們的財路,也斷了他們的生存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湖北省是長江禁漁的主戰場之一,在長江沿線禁捕范圍最大,退捕漁民數量位居第二。仙桃對982名漁民都進行了建檔立卡,根據相關安置保障標準,劉澤江拿到八萬多塊錢的補助。但相比林區、牧區工人轉型,漁民更為困難,他們的專業性更強,且長期生活在水上與社會更加脫節。先鋒村,是全國網箱養鱔第一村,在村里的介紹下,劉澤江開始接觸鱔魚養殖。今年六十歲的他,雖然拿著補助,但當時心里可沒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仙桃市張溝鎮先鋒村村民 劉澤江:剛開始一個網箱進鱔魚苗,都得一千塊錢左右,吃食那個開支也得大幾百塊錢,還不算網箱,全部都需要錢。我們都是捕的有鱗魚,鱔魚它是無鱗魚,還是要懂技術,什么時候消毒,你不會搞也不行,一生病,它死都成批死,這個黃鱔脾氣我拿不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樣是魚,一輩子在江上捕魚的經驗在養魚上卻隔行如隔山,毫無用武之地;而黃鱔養殖也有技術門檻,需要在天氣等敏感條件下養好魚并不容易。先鋒村先幫他協調了魚塘,當時缺錢,就為他貸款5萬元,再輸送關鍵技術。劉澤江雖是長輩,但也會向侄子請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仙桃市張溝鎮先鋒村村民 劉永伍:他擔心打漁一年只有兩三萬塊錢收入,困難就是自己心里害怕,我們跟他說沒有困難,只要把這個魚苗的關鍵季節掌握好就行了,他就害怕魚苗一放下去比方說投了二十五斤(魚苗)死了七八斤或者十斤,那今年就不賺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仙桃市張溝鎮黨委副書記 盧華偉:我們必須要做跟蹤了解,剛開始是一對一,讓他初步知道養鱔的一點經驗以后,就融到我們大的培訓里面,因為我們每年,都要對我們的養殖戶進行培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先鋒村為保護買賣雙方利益,由市場作為中間方,賣方完成交易后憑票即時結賬。當年解決資金后,劉澤江便獲利4萬多元,通過不斷摸索養殖技術,他在2023年獲利近1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農業農村部長江水域生態保護戰略研究中心理事 王利民:社會力量在這里協助我們國家行政力量,去傳播長江十年禁漁相關的法律法規,幫助退下來這些漁民,找到一個可以相互交流(技術經驗)的這樣一個空間,我們長江漁業文化是很發達的,因此這個空間還是一個長江漁文化傳承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和相關行政部門一道,王利民團隊長期調研漁民生產生活情況。全國退捕漁民23.1萬人建檔立卡,涉及幾十萬個家庭。調研發現,像劉澤江一樣,退捕漁民大多年齡偏大、技能單一,退捕后生計亟待解決。2017年6月,在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漁政監督管理辦公室的指導與授權下,相關部門發起了“協助巡護”首創項目,接下來的兩年半的時間里,在長江11個重點水域開展主要由轉產轉業的漁民,組成協助巡護隊來保護水生生物與棲息地的相關項目試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農業農村部長江水域生態保護戰略研究中心理事 王利民:他們退出來以后,可以想象他們離開了賴以為生的水體以后,失落是很大的,他跟水有很深的感情,所以說他們有很多很多不舍,而這種不舍,他們就化作了對我們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一種擁護。所謂協助巡護就是退捕的漁民請回來,協助漁政去巡江、巡湖,那時需要大量管理人員,同時又有大量漁民要退出來,退捕漁民參與,某種程度上,也解決了部分退捕漁民就業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3年7月底,長江流域已有846個協助巡護隊伍建起來,2.5萬退捕漁民成為長江十年禁漁執法體系重要的組成部分。2020年3月,農業農村部印發文件要求進一步加強長江流域漁政執法能力建設,退捕漁民協助巡江巡湖邁入制度化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農業農村部長江水域生態保護戰略研究中心理事 王利民:社會力量在接下來還有一個首創,希望能夠推行導釣,就是規范引導文明釣魚。在我們國家不完全統計有1.2億的人,在垂釣的隊伍里面,而在我們長江流域至少有4000萬,這是我們在長江大保護十年禁漁背景下,需要我們花大力氣一起去努力的一個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安置保障款,劉澤江還有退捕漁民過渡期生活補貼、養老保險繳費補貼等,截至2023年第一季度,中央和地方累計落實補償補助資金272.31億元;約16萬名有就業能力和就業需求的退捕漁民轉產就業,實現應幫盡幫;約22萬名符合參保條件的退捕漁民參加基本養老保險,實現應保盡保,真正讓退捕漁民穩得住、更能致富,為長江禁捕創造穩定、扎實的社會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十年禁漁是一個通俗的說法,指的是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的生產性捕撈,但隨著生產性捕撈的有序退出,各種偷著打魚的行為就增多了,據公安部上個月的通報顯示,2023年查處的案件中,相較于傳統捕撈工具,新型工具種類更多,偷捕方式更加隱蔽,給執法部門帶來較大挑戰,那該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南京雨花臺區有14.2公里長的禁漁岸線,在夜間和隱蔽地帶,像這樣的偷捕行為時有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該區的主要禁漁區域也在長江江豚的省級自然保護區內,為了減少在禁漁岸線的違規捕撈,當地布設了一套專門的禁漁監測系統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蘇南京雨花臺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 張臻:如果有人翻越這個堤壩,踏入這個綠色的網布置范圍之內,振動光纖這根黑色的主纜就會收到振動。然后它振動以后就會在我們系統的后臺上面收到警報的提示框,我們后臺的監控人員就會看看他是不是存在違規違法的捕釣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執法大隊近年收繳的漁具中可以發現,新型禁用漁具成了中傷魚類的主要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蘇南京雨花臺區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副中隊長 丁遠斌:這個錨鉤比較大,對魚的損傷也是非常大的,它不見得是釣到魚的嘴,一般是滑在身體鰭部、尾部,鉤到以后就不太容易跑,如果跑掉了這個魚也活不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個月公安部通報長江水域突出違法犯罪有關情況時就表示,當前長江規模性非法捕撈犯罪得到有效遏制,但傳統方法逐漸轉型為使用新型工具的違法偷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蘇南京雨花臺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 張臻:現在的這種捕釣形式,相對來說更加隱匿、更加傾向于一些新型的手段,他們會在夜間或者在一些偏僻的地段進行一些相關的捕釣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江“十年禁漁”后,生產性捕撈退出,但無序垂釣影響到了魚類資源,2020年底,農業農村部專門出臺長江流域垂釣管理工作的意見,要求各地科學劃定出禁釣區、禁用釣具和禁釣魚類,江蘇省也據此出臺了地方性法規,南京雨花臺區就在禁漁河段增加了法規提示,以減少此類小而散的違規捕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蘇南京雨花臺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 張臻:對于垂釣本身的娛樂性行為,我們并不是說一竿子打死,要在國家法律法規允許的范圍內,你可以進行法定允許的垂釣行為。我們工作中發現的情況,有一些懷著僥幸心理的人,因為魚類資源豐富了,誘惑力也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劉煥章:十年禁捕之后魚類資源恢復確實非常明顯,確實有那么一些人追求要吃野生魚這樣一些想法,所以就導致了野生魚的價格會非常高,所以就導致很多人會鋌而走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十年禁漁”走過三年,長江的水生生物資源情況持續改善,但保護長江的理念,還需要從法規走進公民心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劉煥章:我們是不是(禁漁區)甩兩桿或者偶爾捕撈一下沒有多大的問題,我覺得這個想法是不合適的,長江生態系統它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生物系統,而且它里面的生物多樣性也是非常豐富的,它的恢復就相對來說要緩慢的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溯長江的保護歷程,實際上早在2003年起就進行過季節性禁漁,但保護效果仍不及預期。2021年開始的“十年禁漁”,是給當時已經生病的長江開出的一劑關鍵藥方。同樣在2021年,《長江保護法》正式實施,禁漁相關辦法得以用法律的形式加以固化,讓跨流域、跨部門的綜合治理,有了更加堅實的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劉煥章:實際上禁漁活動是個整個長江流域各個省市,一方面跨流域,另外實際上也是跨部門,包括農業的、公安的各個系統綜合起來、聯合起來進行的這樣一個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周四,安徽池州東至縣和江西九江彭澤縣,開展了2024年第一場漁政聯合執法。這片兩省交界處的水域,曾是長江刀鱭的重要產卵地,這種俗稱刀魚的洄游魚類已是瀕危物種,每到繁殖季就會溯江而上來此產卵,省界周邊水域,已然成了禁漁執法中的關鍵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安徽池州東至縣農業綜合行政執法中隊長 吳鵬:兩地(過去)因為缺少有效的互動交流,對于兩邊的政策處罰的尺度、依據,不盡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九江彭澤縣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副大隊長 陳昌明:以前漁政我們經常打架,因為他們有漁民到我們水域捕撈,也有我們的漁民到他們水域捕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縣分別將分界線內一公里的水域灘涂,列入跨界共管區,該區域內出現禁捕執法案件,就遵循“誰查獲誰處理”的原則,借此打破過去禁漁工作中存在的邊界和阻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西九江彭澤縣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副大隊長 陳昌明:交界點一般我們都告知一下,我們到你這來了,發現有什么問題了。沒有,就報告一下,互相都溝通一下,就通個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安徽池州東至縣農業綜合行政執法中隊長 吳鵬:這幾年我們自身這一塊能夠感覺到,我們案件辦理得到了一些有效的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十年禁漁”開始之初,長江流域五省市就簽訂過聯合執法合作協議,跨流域、跨部門的協作已經成為共識,更多長江禁漁工作中的困難還在不斷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十年禁漁想要取得更多的成功,僅靠政府出的禁令,生態工作者的工作,還有原來靠打漁為生的漁民上岸再就業是遠遠不夠的,更需要所有的人對于長江生態的認知不斷地提升,在接下來的時間里,讓長江繼續休養生息,而在未來,能夠生生不息,這應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 李夢一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九九大片健|久久久中文字幕人妻|欧美国产亚洲免费观看一区二区三区|55夜色亚洲精品站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hllh5"><del id="hllh5"><thead id="hllh5"></thead></del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var id="hllh5"></var></ruby></track><p id="hllh5"><cite id="hllh5"></cite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/mark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llh5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thead id="hllh5"></thead></mark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mark id="hllh5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hllh5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llh5"><ruby id="hllh5"></ruby></pre>